由加莉韦恩  

【jaydick】香水

迷之生贺

为了不坑大家,一篇过!!

【罪犯原创,灵感取自电影《香水》】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骄阳似火,烈日炎炎。

杰森的头罩像着了火一般,但想想又不舍得脱下来扔在这荒郊野岭的,这可是他精心改造过的。

14点整,总算有了动静,远方那一间小瓦房里冒起了烟。

呼吸间,杰森突然感到凉气扑入心扉,有夜晚和茉莉花的香味,却又像羽毛轻抚过肌肤,好极了,是香水味。

一般来说,杰森不是喜欢香水的那一类人,香水总让他脑子疼,一些扑朔迷离的玩意会闪现在思绪中,诸如红灯绿酒,肌肤缠绵的图像,似乎是回忆,却又像是梦中幻觉。这件事他没有深究过,毕竟从池子了出来的人,也就不怎么在意这种小事了。

再者,一想到制作此香水的人又是哥谭市不可多得的变态之一,杰森更不愿去欣赏,只想赶紧冲过去把那家伙打得哭着喊爸爸。

杰森正摸好枪支,刚打算跃上石壁,一路过去,直接破窗而入,手机竟然震动了。

是很重要的那个手机,家庭电话。

他经常装作不在意,而最看重的那个手机。

来电显示:格雷森。

“你在布鲁德海文。”

刚接上,对方就直接来了这么一句,像是领土被侵犯时的提醒。

“你监视我。”红头罩回。

“哼?”夜翼被逗笑了,“你意外的是这个?”

杰森对着空气耸了耸肩,之后他意识到这样很傻,“另一点是,准确来说,我在哥谭和布鲁德海文的中间,荒郊野岭,草都没几根,别在意。”

“我在监视你,我知道你在哪。”

今天夜翼有种兄长的口吻,这可不是红头罩喜欢的,“谈话结束了吗?”杰森问。

“没有,”迪克说,“你在调查调香师?”

“你不是说你在监视我吗,有什么好问的。”

奇怪的是,杰森突然又喜欢上了这样的斗嘴模式。

听筒里的迪克又被逗笑了,“所以,杰,我就在附近。”

“小人物,不需要出动夜翼,黄金男孩,蝙蝠侠的最得力伙伴。”

“他在布......”

杰森打断他,“别来这套,说了我他妈自己能搞定。”

看来红头罩误会了,夜翼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,“不是这样,杰森,”他顿了顿,“他采集到了我的血液和头发。”

“你又在开玩笑。”

香气不断袭入红头罩体内,他感觉头越发胀痛,却再次被香气所吸引。

两人在路口看似不期而遇,可要说红头罩没有刻意在附近等着夜翼,绝对是他说谎。

“你不是说不等我吗?”夜翼翘起嘴笑,烈日下制服闪着亮光,很少见阳光下的夜翼。

“没等。”

瞧,红头罩说谎了。

夜翼歪歪头观察了一下对方,头罩下看不出表情,确实杰森没有要等他的道理,杰森也从来不会这么听话,迪克决定就有无等他这一点上放过陶德先生,然而实际上杰森自己也没有理由,他只是这么做了。

也许被香气冲昏了头。

“怎么,我冲进去?”杰森问。

“我想的是,你去打他,我去找我的血液和头发标本,然后摧毁。”

杰森摘下头罩,皱了皱眉,“一起问问他拿你的东西干嘛,然后直接炸了吧,找太他妈麻烦。”

且听杰森这么一说,夜翼马上就像是紧张了似的,稍侧过脸,似乎要掩饰什么,“有什么好问的,要炸直接炸!”

虽不知道夜翼到底怎么了,杰森耸耸肩,但这个做法很符合他的风格。

“好歹把人家绑出来吧,”红头罩说,“怎么我现在成了稍理智那位。”

夜翼没说话,看上去难得的别扭。

“你来月经了?”

一个拳头挥过去,红头罩摇摇头,看来夜翼终于回复正常了,奇怪的是,就在对方的拳头挥过来那一刻,带起四周的空气,一种熟悉的味道冲到鼻尖。

那种味道有说不出的感觉,它可能很普通,又似乎很特别,在制服、尘土、汗液等等混杂的味道里面,仿佛掩盖住了什么勾人的味道。

没错,可以用勾人这个词。

轰的一声,手榴弹和塑料炸弹一起,把小瓦房炸得支离破碎。

杰森把那个变态调香师打晕,并绑在地上。

“难道你不觉得,这股香水味很特别吗?”他踩碎一个玻璃瓶,问夜翼。

夜翼确认调香师被绑的牢牢的,之后说,“用人体制成的香,可能确实很特别吧。”

“不,不止那样,这次的尤其特别。”

迪克愣了一会,“你今天话特别多诶,”随后又调皮地笑笑,像故意开玩笑装作平常的自己,“难道小翅膀也是变态,喜欢处女身上的香味?”

杰森回给对方一拳,“你他妈才变态。”

迪克笑笑,想结束话题说再见,杰森突然拉住他的手臂。

“什么?小翅膀还想跟哥哥玩?”

陶德先生倒没说笑,“我突然想到,那个味道,像你。”

青年加重了最后一个词的语气,直直地盯着对方。

迪克一下怔住,试图打哈哈过去,“我可不是什么处女啊。”

实际上这位调香师是只取相貌及其美的人类,并没有固定是女人,更没有固定是处女。杰森是知道的,而迪克的血液和发丝被制成了样本,所为何用,这也是杰森应该想到的。

迪克却一直掩饰这一点,杰森眯了眯眼,问——

“我们之间是不是发生过什么?”

“能有什么,”迪克翘着嘴角,笑容不自然,“你睡着的时候我在你头罩上画脸?”

“这件事我知道他妈就是你干的。”

“嗯哼,所以还能有什么?”迪克问。

汗水浸湿夜翼的发丝,随着下颚滑落到干燥的沙地上,这个过程不太长,但两人就这么沉默过去了。

阳光把绿色眼眸照得闪亮,杰森抓住对方的手更紧了。

“我们是不是做过?”

“哇哦,”迪克夸张地笑了起来,“你是怎么得出这个结论的?”

“我。。。。。。”杰森顿了顿,又硬声硬气地问了一遍,“是吗?”

迪克沉下眼神,“你想起来什么了?”

“迪基。”

两人相视,火辣辣的太阳让迪克浑身不舒服,他可以挣脱杰森的手,直接逃跑,然后那段纠缠在他大脑的性爱记录会被继续封存。

夜翼没有动,他浑身充满了力气,但是毫无冲劲。

“好吧,你还是没想起来。”

“那香水可惜了,竟然被我炸了。”

迪克挑挑眉,这次带上了笑意“还说你不是变态?”

“也许,”杰森用沙哑的嗓音回答,然后稍加施力,两人的嘴唇便撞到了一块,紧接着就是迅速的、火辣的吮吸和撕咬。

“以及,我会想起来的。”

2017-08-16 评论-20 热度-78 jaydickdick graysonjason todd

评论(20)

热度(78)

  1. 五倍根号四由加莉韦恩 转载了此文字  到 Jaydick
©由加莉韦恩 Powered by LOFTER